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498888开奖结果查询 >

498888开奖结果查询

于正首部长篇爱情小说《魔术师

发布时间:2019-08-31 浏览次数:

  于正首部长篇小说;继《延禧攻略》之后,将中国元素进行到底,”逆水行舟”“夜影遁形”“鱼跃龙门”“雷火纸鸢”……全方位解构中国魔术。

  高冷毒舌的天才魔术师沈牧为了寻找昔日恋人夏天晴,巧妙利用自己超凡的魔术才能及智慧横扫魔术界,结果不但引起行业公愤,更招来百年魔术世家徐家的忌惮。

  神秘变脸人精心策划,威胁女演员吴辛洁卧底破坏并探查传奇魔术“光影神手”的秘密。几番较量,沈牧皆有惊无险,终于迎来香港世界魔术大赛,沈牧欲以惊险魔术“逆水行舟”登顶世界之巅,不料,表演开始时骤见夏天晴,沈牧心神大乱,错失最佳时机,情急之下,当众施展独家秘术“光影神手”成功夺冠。

  重逢后的夏天晴,以徐家当家人的身份准备签约沈牧,陌生得完全变了一个人,神秘变脸人趁机挑拨离间,引发徐家与沈牧的世纪大战,于是,在徐家的号召下,各路魔术高手齐聚,与沈牧一一展开争斗。

  2011年因担任《宫锁心玉》编剧和制片人而获得更高的知名度并凭该剧获第十六届亚洲电视大奖最佳编剧奖。

  2014年获第三届星耀360颁奖盛典“最期待跨界合作奖“;同年11月,获中美电影节中国电视剧最佳编剧奖。

  第一章 王的领地_002 “魔术界恨我的人,不少,可是能打败我的,没有。”

  第二章 万紫千红_026 “什么是魔术师的助理?手中握着魔术师半条命的人!”

  第七章 飞蛾扑火_151 “啊……完了……以后没法再独立生活,这辈子只能你养我了。”

  第九章 良辰美景_201 “我要是不来,那不扫了你们这帮下三滥的雅兴吗?”

  第十一章 无法回头_251 “你们心心念念的‘光影神手’的秘诀,就在这里。”

  第十二章 与神同行_285 “真正的魔术,是让人心存善念,相信自己相信的东西。”

  我出过很多书,但是除了刚出道的几本以外,都是别人根据我的剧本改写的。即使是刚出道的几本也是我自己去掉了场标,加入些许描写拼凑成的。这样的作品进入市场只能是一个好看的故事,完全没有文学价值可言。

  人到中年我开始反省这样的情况,我的故事真的仅仅是流行文学吗?我要不要留点什么东西下来,于是我决定摒弃商业剧 本的运作,回归到最原始的创作中来,《魔术师》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孕育而生的。

  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题材?理由很简单,因为这几年我一直致力于保留和发展中 国传统文化,魔术古称戏法,在中国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是我们不可或缺的传统文化。

  之前我写过一部有关魔术的电视剧叫《美人天下》,由此迷上魔术,但始终找不到好的切入点,直到 2014 年《时尚芭莎》找我写个短篇的纸上电影,才有了《魔术师》 的雏形。这些年我一直想把它变成一个长篇,但琐事太多,始终没有时间开奖直播,直到 2018 年中,播完《延禧攻略》,我决定要休息一段时间,这才又想到了这个题材。

  但是时隔四年,心境不同了,我觉得要弘扬民族文化不仅仅要讲述过去的故事,也要展现它在当代的运用,除了高超的技艺,也要有不服输的勇气和匠人精神,所以故事变成了现代,男女主角的名字都变了,故事也变了,但最后想表现的核心价值观没有变,就是坚贞的爱情、善良的本色,和努力不屈的心。

  出版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但是找到一个好的出版人,让它不沦为转瞬即逝的流行读物是一件很难的事,还好这个故事很幸运,遇见了吴凤未和魏童。他们的公司出版过很多优秀的作品,看他们的书无论装帧设计还是宣传出版都很有“书”的感觉,把这个故事交给他们我非常的放心和期待。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未来我的书会割离开影视剧,仅仅作为书的存在,至于它们的影视版权,那就是再改编的过程了!

  感谢爱奇艺的龚宇龚总、腾讯影业的程武程总、腾讯视频的韩志杰韩总、完美世界的廉洁廉总,以及伊能静女士在百忙之中看完小说,给予的各种赞誉以及帮我写序,感谢阿里影业、优酷的樊路远樊总说等出书的时候要帮我站台,感谢杨幂、吴谨言、黄晓明等一众好友给我写推荐!

  还有我家艺人白鹿、许凯、申兆清导演、申夫人刘璐,你们是第一批在我动笔前 听我讲这个故事的听众,因为你们觉得好听,并给予极大的鼓励,才会有这个故事,谢谢你们!

  好了,拉拉扯扯一大堆,该说的都说了,大家还是好好看故事吧,附录里是给《时尚芭莎》写的最早的《魔术师》雏形,希望你们能解读出我的心路历程,我们下一个故事见!

  如梦如幻的魔术技艺的描写,成为这个小说的最大创新亮点。以前已经领 教过于正在《延禧攻略》筹备过程中对服饰和历史细节的专注,想必这次对魔术技艺细 节的描写,也浸透了于正的心血。魔术细节、上海市井街道、上海话恰到好处的运用,形成了超强的画面感和真实性。

  无论故事多么波折,无论坏人多么让人痛恨,最终读者感受到的仍是温馨和快乐,

  在《魔术师》里,主角沈牧变了很多让人拍案叫绝的魔术,从鱼跃龙门到纸片人,

  从凤凰涅槃到雷火纸鸢,舞台变换,对手升级,剧情也在不断反转。直到最后一场,在与神秘人的终极对决中,他以命相搏,穿梭于真实的闪电之中,以“神之变手”捉住闪电,送到了爱人手中。

  你知道主角一定会赢,但你却不会轻易猜到“TA”怎么赢——制造足够的戏剧冲突,这确实是编剧于正所擅长的。

  小说里起起伏伏的沈牧有时会让我联想到这几年处于风口浪尖上的于正本人,沈 牧身上那种对于极致魔术的追求,不惜以身犯险的努力和尝试,不正是独具匠心,永远在实现自我颠覆和超越的于正本人的真实写照吗?

  于正和他笔下的沈牧一样,是一个善于制造惊喜和意外的人,但我认为近期《延 禧攻略》的成功并不是于正脱胎换骨之后的“意外”,而是他向观众展现了深层自我之 后的“意料之中”。许多人站在人生的顶峰时,想的都是“我要保持住自己的高度”,但重新认识了于正作者身份的我忽然明白,他想的永远是“怎样去另一个我从未抵达的地方”。一个天才的诞生需要百分之一的天分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而于正除了这两样,还保有一颗永不停止创新和自我超越的心,我想,这也正是他能从世界上无数的天才中脱颖而出的原因。

  对我来说,于正才是那个真正的文字“魔术师”,能把世间一切平淡的故事都化为绚烂,更可贵的是,即使他能翻云覆雨手中的角色,让读者在阅读过程中陷入绝望与无奈,但最后他一定会给出更大格局的勇气与温暖。 我想这才是我所知道的于正,在那些尖刺中隐藏了他对世间的深爱。

  徐汇区衡山路是上海著名的街道,茂密的法国梧桐、红褐色的人行道、欧陆风格的隔离栏,以及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充满异国情调的欧洲花园式别墅,皆留下了旧上海的印记。

  晚上七点钟,沈牧一袭风衣,来到衡山路12号的上海精品酒店。这是一座庭院式酒店,幽静中尽显精致与灵气。沈牧没让蔡炳他们跟来,想要不受干扰,单独与夏天晴谈谈。可是刚走进迎宾区就感觉不对,五六个黑衣男子戴着墨镜,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前,戒备的样子十分碍眼。沈牧心中不悦,走上三楼,又见几个黑衣男子站成一排。

  看来徐家已经把整个宴会厅包了下来。沈牧冷面走进大厅,眼前忽然一阵闪光灯,各种话筒戳过来。“沈先生,请问你今天来这里,是向徐家道歉的吗?”“徐家的当家人愿意和你沟通,你是否也能拿出诚意……”

  沈牧非常反感,徐家搞了这么一出,摆明了把他当成宣传品和陪衬品。虽然他与徐家撕破了脸,但显然,徐家要用他这位“世界魔术大赛冠军”,榨出反向价值。而他接下来无论是继续对抗,还是做出妥协,徐家都在舆论上占据了优势。

  沈牧推开记者,迈步向前。只见徐渊坐在宴会厅中间的圆桌旁,抬了一下手,看起来像是与沈牧打招呼,其实是下达指令。门侧的阿亮欠身说:“沈先生,这边请。” 然后阿亮挡住记者,示意几个黑衣人把记者们带出去。四周顿时安静下来。沈牧走到桌前,直接问:“夏天晴呢?”徐渊一身白色西装,笔直地坐在椅子上。“哦,你是说徐太太。按规矩,我先和你沟通,我们当家人随后就来。”

  徐渊摊开双手,显得无奈,“你在签约仪式上,表现出精神不稳定的样子,家族长辈不放心。”“夏天晴是害怕我?”“你理解一下。”徐渊伸手给沈牧斟了杯红酒,“徐家就是门庭高。” 这句话又在暗暗刺激沈牧。

  沈牧冷笑:“我记得徐光展不是这样的。” “人都会变啊。”徐渊意味深长地看了沈牧一眼。沈牧拿起酒杯在鼻端嗅了嗅,又轻轻一晃,笑吟吟地说:“今天正好问问你。你以前在我背后搞的小动作,愚蠢又可笑,到头来撞了一鼻子灰,很难受吧?”徐渊皱了皱眉。“沈先生,你可能听了什么馋言。哦,对了,那个吴辛洁是演员出身,最会演戏。”徐渊举起酒杯说,“免费送你一句忠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吴辛洁占全了,要当心啊。”

  “你这个只会暗中捣鬼的蟑螂,还敢坐在灯下指责别人?徐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百年的名门大家族,出了你这么一个混蛋。”

  沈牧想通过言语刺激,探查徐渊的底细,因为他对徐渊实在是一无所知。然而徐渊只是冷笑一声:“你想骂街啊,继续。” 徐渊就这么跟沈牧拖延了一个小时。沈牧忍无可忍,起身往外走。在宴会厅门口,正好遇到夏天晴进来,一身雍容晚装,脸上不施粉黛,犹如一朵清雅美丽的荷花。两人迎面站定,沈牧的眉间掠过一丝痛苦。而夏天晴的眼神中,莫名恍惚了一下,飘过一丝疑惑与茫然。

  夏天晴双眼圆睁,正要说什么,徐渊走过来。“既然二位都到了,请入席吧。” 一旁的阿亮做了个不易察觉的手势,记者们再次拥上来。夏天晴伸手示意:“沈先生,请。”记者们开始拍照,频频闪烁的亮光惹得沈牧愈加烦躁,“摆谱摆够了,还给我来这一套!”

  “沈先生……”夏天晴淡然道,“我们徐家是做出了足够诚意的。” “大人物的诚意就是姗姗来迟?” “我是准时抵达啊。”夏天晴敛眉看着沈牧,就像看病人一样。“晚了一个钟头也叫准时?你们徐家的小宇宙和上海有时差吗?”沈牧最恨睁着眼睛不认账的主儿,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你脑子里是防冻液吗?”突然,夏天晴眼神中闪烁了一下,就像漆黑角落,莫名亮起的闪光。——你活腻了?脑子里是防冻液吗,还冒充学霸?

  “大家都冷静一下。”徐渊插言道,“可能是双方传话的时候出了差错,这个责任在我。”夏天晴眼神中的闪烁瞬间消散。 她语气淡然:“沈先生,你先稳定下情绪,否则我们没办法沟通。”

  “那都是我的错了。”沈牧怒极反笑。记者们睁大眼睛看着他们,摄像机孜孜不倦地工作着。这种状况更让沈牧憎恶,感觉自己像是被强迫表演。 夏天晴说:“我今天见你,就是要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多谢你了,可我没有一点兴趣和你谈话。浪费时间。”夏天晴微微一笑:“徐家是有容忍度的。” “你容忍我?”沈牧厉声说,“夏天晴,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你到底是谁啊?”夏天晴的声调也陡然抬高。场面倏地安静下来。夏天晴的这句话,很像一句双关语,如果换个角度来理解,就是大大的嘲讽。

  徐渊说道:“对啊,沈牧,别忘了你自己是谁。”“我会告诉你们,我是谁!”沈牧甩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夏天晴愕然站在原地……回到家里,已是晚上十一点钟,夏天晴长久地坐在书房,望着墙上徐光展的照片。十年前,徐光展救了她。那时她出了车祸。一辆皮卡驶来,她躲避不及,撞了她之后仓皇离去。她躺在街边,死亡的恐惧伴随着剧烈疼痛,还有无法呼救的绝望。她沉浸在鲜血流失带来的寒冷中。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旁边有一双鞋,却想不起来这双鞋为什么会出现在身旁。

  大街上,流动的车灯忽近忽远,有十几辆车从她身边开了过去。直到一辆银灰色的奔驰车停下。后来她知道,那天徐光展出门办事,原计划要走的路由于堵得很严重,司机问徐光展从哪里绕行,徐光展随口选了这条路。然后,徐光展救了她。可惜迟了一步,车祸造成颅脑外伤,导致严重的“逆行性遗忘”——她失忆了。

  或者说,她的记忆从那天开始,重启了。养伤期间,徐光展的关爱是她唯一的心灵慰藉。徐光展从来不纠缠夏天晴,他只是每天亲自给她送餐,送完餐就走。但只要夏天晴有事情,他肯定提前安排妥当,非常细心周到,而且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徐光展和夏天晴说话时,语调温存沁润,望着夏天晴时,眸间闪动神采,没有一丝虚情假意。他用心灵的每个颤动,深爱着夏天晴。

  夏天晴颅脑外伤痊愈后,记忆却没有恢复。她嫁给徐光展以后,徐光展帮她追查失忆前的生活,可惜一无所获。经过无数次失望,夏天晴终于放下了过去的生活。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让她重启人生。

  然而命运再次捉弄她。她与徐光展的二人世界突然遭遇变故。徐光展在试验“光影神手”的魔术时,意外重伤。夏天晴的生活、乃至生命,瞬间崩塌。因为在她重启的记忆中,从开始到现在,全是徐光展。徐光展重伤后,苦苦支撑了一个星期。他受的伤,不是现代医疗技术能够有效处理的。他忍着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用仅剩的时光,安排了后事。他最关心的,仍然是夏天晴。

  那不到七天的余生,短暂如白驹过隙,却又漫长如一场酷刑。夏天晴可以感受到徐光展的煎熬。但那份煎熬,不是全部来自身体的疼痛,更有着精神上的极大痛苦,甚至那份痛苦超过了身体的疼痛。

  他有什么话要说,却说不出来。“……天晴,我……对不起你……”他的嘴唇颤抖着,嘶哑的声音已经听不清楚了。“……我……对不起……”最后的时刻,徐光展挣扎的样子,就连最为铁石心肠的人,都无法直视。这个男人仿佛在遭受凌迟之刑! 夏天晴扑倒在徐光展的病床前,发出悲惨的哭声:“光展,你安心去吧,什么都不要说了……”

  “我会守住这个家!光展——” 徐光展的眼里骤然透出一抹光彩,转瞬即逝。他呼出最后一缕气息,把夏天晴扔在了这个残酷的世界。夏天晴低喃:“我会守住这个家。”她的手,紧紧握住徐光展渐渐失去温度的手……

  此时此刻,夏天晴的手上,又传来那一阵渐渐冰冷的感觉。她凝视着照片里的徐光展。徐光展也在望着她。夏天晴低语:“光展,徐家的事业不会毁在我手上。”她想起世界魔术大赛,由她亲自主办的盛会,在最后的签约关头,被沈牧破坏。

  沈牧的态度始终让夏天晴不解,即使他拒绝和徐家签约,也不该充满恨意。今天在宴会厅更是难以理解。夏天晴越来越感觉,沈牧完全是针对她个人。沈牧能够自然而然地叫出她的名字“夏天晴”。